图片 1

“90后”年轻干部入职半年开始贪 为博男友欢心挪用千万公款

两年间挪用公款71次,平均每10天挪用一次,每笔平均14万余元。

很难想象这是一名有着7年党龄的“90后”年轻干部犯下的罪行。

日前,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的《平均10天一次
他为何能71次挪用1000余万公款赌博?》一文中,披露了宁波市海曙区章水镇团委原副书记、村镇建设办原副主任的王佳男的犯罪细节。

1990年出生的王佳男原本是一个吃苦耐劳、勤勤恳恳、前途无量的年轻人。但他在赞誉面前,自律之弦日渐松懈,同事朋友之间喝酒打牌赌钱成了生活常态。尤其是在他接触了博彩网站后,赌瘾越来越大,最终欠下银行巨额债务。走投无路的他,借着自身从事会计工作的便利,将黑手伸向了公款。

2016年1月到2018年2月短短两年间,王佳男在章水镇共挪用公款71次,总额1022万元,平均每10天挪用一次,每笔平均14万余元。2017年10月,他被海曙区交通运输局下属单位公路管理段借调担任财务负责人(同时兼顾章水镇会计事务)。王佳男故伎重演,肆无忌惮地挪用起公路段的资金。先后13次,挪用167万余元,平均每15天挪用一次,每次平均12万余元。2019年2月1日,东窗事发的王佳男最终因挪用公款罪被判有期徒刑11年6个月。

王佳男的教训是深刻的,但这样的案例并非个案。“90后”年轻干部正处在事业的起步期,本应脚踏实地、勤奋努力,但有些人却早早迷失了方向,把金钱看得高于一切,疯狂追求物质享受。他们的贪腐行为令人震惊和惋惜。

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曾公布过另一个案例。出生于1990年的贵州省毕节市织金经济开发区财政局原出纳王红梅,为博得男友欢心,2016年1月至2017年4月,先后50余次从单位公款账户划转了1500余万元到自己的私人账户,多数用于购买彩票和个人消费。其间,为了炫耀自己的挣钱能力,王红梅以买彩票中奖的名义,先后划转540余万元至男友的个人账户。最终,王红梅因贪污罪、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。

图片 1

贵州省铜仁市思南县社会保险事业局原工作人员张艺

2018年,贵州“90后”女干部张艺涉嫌贪污被提起公诉的新闻曾引起舆论热议。出生于1992年的张艺,案发前系贵州省铜仁市思南县社会保险事业局工作人员。据检察机关指控,张艺工作不到一年即开始实施贪腐行为,案发时不过25岁的她,却已经涉嫌贪污了40余万元民生领域资金。2018年8月15日,张艺因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,判决书称,贪污款被张艺全部用来赌博。

《中国青年报》2018年3月曾报道,出生于1991年的王新民毕业后一直在昆山市社保中心工作,案发前是养老支付科窗口的一名普通办事员。他第一次作案时入职仅半年。经检察机关查实,从2014年6月至2016年11月,王新民先后46次共同贪污丧葬抚恤费共计2703500.78元。到案发时,这270万元已被挥霍殆尽。王新民到案后交代,贪污的钱大部分用在吃喝玩乐。在酒吧、KTV、夜店等娱乐场所,消费动辄过万元。在追求异性时,王新民出手阔绰。为讨异性欢心,案发前他借给一个女孩20万元。此外,他还购买进口轿车、还房贷和炒股。2017年9月,昆山市人民法院判处王新民有期徒刑10年6个月。

据《海南特区报》报道,“90后”的廖静曾是三沙市船务管理局的报账员。任职不到两年的时间里,廖静采取虚构交易事实、虚开发票等手段,骗取国家资金将近180万元。而其中35万元被她用于整容,35万元用来买车,8.6万余元存入海口新研工贸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陈某晖的账户。剩余的款项,都在她本人的控制下。最终,海口美兰法院以贪污罪,判处廖静有期徒刑3年6个月。

这些“90后”蚁贪的堕落令人唏嘘,由此反映出的公务员腐败“低龄化”现象发人深省。2018年10月,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《职务犯罪白皮书(1995-2018)》中显示,“初犯”低龄化的趋势初显,其中“初犯”年龄最小的仅20岁。

青年有信仰,民族有力量,国家才有希望。作为一名年轻公务员,应该在工作岗位中不断磨炼自己,在干事创业中积累经验、增长才干,加强自身修养,抵住内心贪欲,努力成为德才兼备的优秀人才,这样才能成就事业也成就自我,成为国之栋梁。

相关文章